MBA管理百科 » 经管书库 » 传记 » 政治人物 » 《我的伯父周恩来》

《我的伯父周恩来》

2011-07-25 00:58 共计143次阅读 编辑:徐少陵 0我有话说
通过此页你可以了解《我的伯父周恩来》的封面,作者,出版日期,价格,出版社,装帧,条形码,页码,目录等基本信息及作者简介,媒体评论,专业书评,内容文摘等内容。

出自 亿维网(http://www.yeewe.com/)

封面

 我的伯父周恩来

基本信息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页码:319 页
·出版日期:2009年09月
·ISBN:7010081832/9787010081830
·条形码:9787010081830
·版本: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16
·正文语种:中文
·丛书名:我的父辈丛书

序言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初人中南海
Part.1 丰泽园内第一次见伯伯,他与爸爸长得真像:火车站上第一次见七妈,引起了一个“亲妈”的故事。
Part.2 我和小伙伴们好几次提着在中南海捞起的小鱼小虾作为“进贡”,和毛主席一起午餐。我还请毛主席题词,毛主席笑着答应说:“你是个学生,我给你题个‘好好学习’行不行”?

第二章 西花厅的手足情
Part.1 为了妈妈能工作,大弟秉钧和大妹秉宜都住进了西花厅。爸爸的历史问题成了我心里久久不能治愈的隐痛。
Part.2 我的爸爸并非对革命没有丁点儿贡献,但正因为他是周恩来的弟弟,他心甘情愿一切听从哥哥的安排,哪怕在自己的一生中留下永远的遗憾。
Part.3 夫妻情深数十载,七妈当年痛失爱子,身临险境,伯伯机警地救她脱险。
Part.4 闪亮的金耳环,道出了朱大娘的“皇亲国戚”缘。妈妈翻出了四十多年前七妈写来的数张便条。
Part.5 伯伯、七妈要求我们自强自立,不能因为伯伯而有任何特殊化
Part.6 伯伯身为国家总理,仍不忘过去的老战友、老部下,更不忘在他投身革命前的老同学、老朋友。

第三章 敬老养老是伯伯的家风
Part.1 1949年冬天,六爷爷被接进北京城,他成了伯伯亲自批准聘请参加政府工作的周家唯一的亲属。
Part.2 伯伯又从淮安接来了八奶奶,最后是他为老人家养老送终。
Part.3 六爷爷过八十大寿,伯伯扎上围裙,亲自下厨房做了两道家乡菜:梅干菜烧肉、清蒸狮子头。
Part.4 1928年,伯伯和七妈去莫斯科参加“六大”时,引起特务怀疑,我爸爸和四爷爷掩护了他们。
Part.5 并不太懂革命道理的爷爷,最惦着闹革命的儿子,心甘情愿,独自孤独漂泊。
Part.6 爷爷去世前没能与我伯伯见上最后一面,伯伯恸哭不已,悲痛欲绝。竟然对我七妈大发雷霆。

第四章 职业选择的标准,就看国家的需要
Part.1 七妈严肃地叮嘱我:不要想靠伯伯的关系,事事要靠自己的努力,在北师大女附中,我开启了理想的航船。
Part.2苏联《乡村女教师》的电影牢牢抓住了我的心,我决心要上北京师范学校,准备当一名中国的乡村女教师。
Part.3我们姐弟六人中,有四个当过兵,伯伯的态度截然不同,当然原则只有一个:党和国家的需要就是第一志愿。
Part.4“如果讲出你是周总理的侄女,造反派一定不会隔离审查你的!”我坚决地摇摇头。
Part.5 周秉德怎么可能是周恩来的亲戚?!即便是,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要真是,她能和我们一样受这份罪?

第五章 夏情不能承受之轻
Part.1 18岁刚刚工作不久的我,接到了丘比特之箭。于是,我知道了潇洒漂亮的伯伯为什么热烈地追求长相并不出众的七妈,也第一次体味到:爱情除了甜美之外,还有更深更丰富的内涵。
Part.2 中苏关系的日趋紧张,注定我与留苏回国的大学生有缘无分,直到26岁,我还待字闺中。
Part.3 从“天上”掉下个俊小伙,竟是与伯伯有至交的沈钧儒老先生的长孙,我们把正式结婚的日子定在了“十一”,婚礼那天七妈亲自送来贺礼。

第六章 全国“大跃进”,西花厅“门庭冷落车马稀”
Part.1 1958年“大跃进”开始后,我成为参建密云水库20万水利大军中的一员,在热火朝天的工地上,我天天兴高采烈,斗志昂扬,只是纳闷:伯伯和七妈为何一年之中竟有大半年不在西花厅?
Part.2 1958年,西花厅门庭冷落,“离右派只剩了五十米”的伯伯,内心寂寞痛苦。在共产党内历来以自我批评最多的伯伯,写检讨时竟久久踱步,语塞字穷。
Part.3 在修建密云水库的工地上,找不到全国“浪漫主义”的“大跃进”,伯伯六次来到水库工地,从选定坝址到大坝质量,一抓到底,至今让首都受益!

第七章 “文革”中飞来横祸
Part.1 15岁的小妹乘火车突然来到西安,紧紧抱在怀中的小挎包里只装着一封七妈的亲笔信。
Part.2 爸爸是半夜里被秘密逮捕的,抄家的解放军只查了爸爸的抽屉。出门前还叮嘱妈妈这事要保密,对儿女也不要说,邻居问起来,就说
出远门了。
Part.3 真没想到,满月后第一个登门看望的人,正是抓爸爸的人,他一句话让我定了心:“你爸爸被抓,就因为是周恩来的弟弟!”

第八章 苦涩的辉煌
Part.1 有人利用三十多年前敌人制造的“伍豪事件”来整伯伯,而此事竟成了伯伯生前未了的遗愿。
Part.2在“完成历史任务”和“延长自己生命”这两个无法两全的问题上,伯伯选择了前者。生命等于工作,在伯伯来说不是一句空话、大话。
Part.3我见不到伯伯,却在电话中对伯伯发出“声讨”,伯伯坦然地提到:“就是有这一天也是正常的。”
Part.4 因为我的一时疏忽,失去了与伯伯见最后一面的机会,这是我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Part.5 我太不平了,忠诚无二的伯伯竟被无情批判为“迫不及待抢班夺权”!我太惊诧了,身患癌症的伯伯从第一次手术到最后一次,都是他亲自写病情报告!

第九章 “带着全家向无产阶级投降”
Part.1 1982年4月18日下午,相隔整整16年,爸爸、妈妈才又一次走进西花厅。此时,伯伯离世已经整整6年,可是18年前的夏天,伯伯给全家人讲话时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Part.2 今天你们来,是因为你伯伯病危时握着我的手说:“一切都拜托你啦!”他拜托我的事,我处理得都比他想象的要好,有的出乎他的意料。
Part.3 七妈说:今天我倒要说说我的委屈。你们做了名伯父的侄儿、侄女,名兄的弟弟、弟媳妇,有压力;我做了名夫之妻,你们伯伯是一直压我的。
Part.4 1982年7月11日,七妈向我、秉钧谈自己的遗嘱:十年后的这一天——1992年7月11日七妈去世。
Part.5 我与丈夫沈人骅相濡以沫34年,他走后,我体会到了他的人生价值,也想到了在他生前我们共同的心愿:向伯伯、七妈学习,死后将骨灰撒进大海,回归自然。

第十章 百年纪念千般思索
Part.1 百年诞辰,百种纪念,百场活动,自然萌发出百种感慨,千般思索!
附:周氏家表
后记
再版后记
周恩来曾祖以下世系表

内容简介

《我的伯父周恩来》作者回忆她和周总理亲眼目睹或亲身经历的往事。从常人的角度看周恩来,看到的是一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总理标准像;从家人的视角再看周恩来,会发现他更为深邃复杂的人格魅力;这幅真实展现周总理的全景图,对很多细节的记录,读来莫不令人感动、伤怀……
周恩来总理的侄女——周秉德女士自幼在总理身边长大,亲眼目睹、亲耳聆听了他老人家许多鲜为人知、感人至深的事,通过深刻的思考、饱蘸深情的笔触,她将这一切传达出来,成为第一部亲人回忆总理的作品。

作者简介

媒体评论

你们要向工农学习,拜他们为师,和群众打成一片。离开群众,你们将寸步难行,你们将一事无成。
  ——毛泽东
我作为国家的总理,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一向反对“衣锦还乡”的旧习俗,希望在全党、全国树立起四海为家的新风尚。我如果这样要求别人,是不是就应该首先从自己家里人要求起?否则我再说什么也没有力量。
  ——周恩来
我是国家主席不假,但我首先是个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应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个人小家庭服务。我手中有点权也是真的,但这权是党和人民给的,我只能用于维护党和人民的利益。
  ——刘少奇
我们是共产党人,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党,不是封建王朝一人当道鸡犬升天的时代。你要记住一点,你是一个普通的人,和所有普通人一样,要自食其力。
  ——朱德
我总要叮嘱自己,永远以伯伯为镜子,查找自己身上的缺点,做人就要做伯伯这样光明磊落大公无私的人……
  ——周秉德

专业书评

其它推荐

《我的伯父周恩来》:我的父辈丛书
菊香书屋亲情推出

文摘

插图:


第一章 初入中南海
Part.1 丰泽园内第一次见伯伯,他与爸爸长得真像;火车站上第一次见七妈,引起了一个“亲妈”的故事。
一位清瘦精干的叔叔领我进入了中南海。汽车进门,绕湖,过桥,再进门,一个一个的院门,一排一排参天的古柏,一声一声老鸹的嘶哑叫声从头顶传来,让12岁的我,手心冒汗,真觉得疹人,耳边顿时响起姥姥的话:老鸹叫,祸来到,要赶紧向地下吐口唾沫。我张开口刚想吐,抬头看看牵着我手的叔叔,又吞了回去。
很多人问过我,第一次进中南海一定很激动吧。因为按常人想,这是皇帝老子住过的地方,也是中国共产党头头脑脑居住的地方,又是去见当“大官”的伯伯,当然心头乐开了花。过去,听到这样的提问,我都笑笑没有实话实说。其实,走进中南海我不仅没激动,正相反,真正是有点失望。我原来渴望住的是天津那座有盛开的鲜花和绿茵茵草坪的白墙红瓦尖顶的三层小洋房嘛!
带我的成叔叔是个细心人,他瞧出我表情不自然,担心是我刚离开爸爸妈妈不习惯,是在想家,就不住地跟我讲话:中南海过去是清朝皇帝的御花园,因为中海、南海在这个院,所以就叫这个大院子中南海,而桥那边的是北海,就叫北海公园。咱们住的这个院子叫丰泽园,听说过去光绪皇帝被西太后软禁前在这住过。现在东边的北院住着毛主席,咱住在东边的南院。现在你伯伯正在外边开会,你先自己玩一会儿,等他回来我来找你。
我听话地点点头,自己在院子里转转。丰泽园坐落在南海的北面,园内正殿是颐年殿,现在是中央领导人开会、会客的地方。进院后,向东穿过几段走廊,便可看到由北向南排列着几进平房小院,我们就在南边的小院里。刚才听成叔叔说,北面的小院住着毛主席。我两眼笑成一条缝!毛主席我已有印象,天津解放后,到处都挂着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像,而且我还知道,毛主席是共产党里最高的官儿,现在能和他当邻居,我怎么能不兴奋!
只一小会儿,伯伯就回来了。他见到我,亲热地把我拉到身边,话音里带着笑,说:“让我仔细看看你长得像谁?嗯,我看又像爸爸,又像妈妈!你叫什么名字?”
“大爷,我叫周秉德。”我看清了伯伯的脸,伯伯与爸爸长得真像!伯伯也有两道浓黑的剑眉,只不过伯伯的眼睛比爸爸的眼睛更明亮更精神,脸盘也比爸爸丰满红润,仿佛显得还年轻些。
听我叫大爷,旁边的叔叔学了句“大爷”,忍不住笑了。
“就叫我伯伯吧。”伯伯见我点点头,又说,“你伯母去上海了,过些天才能回来,我工作忙,你的生活就由这里的叔叔们照顾和安排。师大女附中要到9月1日才开学,已经给你报了名。过几天你去考试,录取了,你就可以上学了。你住的是间书房,你可以在那儿多看些书。毛泽东伯伯就住在前面,他工作忙,不要去打扰他,行吗?”
“行!”伯伯明明是长辈,却用商量的口吻说话,让我感到一种自己已经是大人的快乐。但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伯伯则永远认为他们都是我的长辈,一直要求我和弟弟妹妹都叫叔叔。直到1973年一天傍晚,我陪伯伯在西花厅院内散步,伯伯想到工作上的一个什么事,就高声招呼秘书纪东:“小纪,小纪!”
我见秘书室关着门,担心伯伯的声音嘶哑里面听不见,就提高了声音接着叫了两声:“小纪。”
伯伯很不满意地瞥我一眼,声音严肃地纠正道:“怎么叫小纪?叫叔叔!”
“伯伯,我比纪东大好几岁!”
伯伯这才没说什么。
在丰泽园,我住在一排坐南朝北的房子里,从中间门进去,东边一问是伯伯的秘书杨超和罗迭夫妇的住房兼办公室。西边的一间书房中搭了一个小床给我住。屋里靠西墙、南墙有两排书柜,摆着许多我从未见过的书。
1949年7月7日刚吃完晚饭,“爸爸好!”随着一个甜美的声音,一个身材苗条、脸蛋漂亮的大姐姐快步进门,她与伯伯亲热地握手,那么自然,那么真情!记得刚到伯伯身边的第二天,我给妈妈发了一封信,其中写到自己有一个最特别的感受:这里兴握手礼。
伯伯拉过姑娘给我介绍:“秉德,这是维世姐姐,她的爸爸是孙炳文烈士,她是我和你伯母的干女儿。从苏联留学回来的维世,你们认识一下,这是我弟弟同宇的大女儿秉德。现在住在我们这里,开学就该上中学了。”
“姐姐好!”我乐乐呵呵地冲口而出。是啊,当时维世已经二十多岁了,我应该叫她姐姐。过去因为我是老大,从来没有一个大姐姐,今天突然有了一个漂亮姐姐,心里别提多高兴!
“秉德妹妹!”维世立即过来拥抱了我,“好亮的一双眼睛,好甜的一对酒窝!你现在住在这陪爸爸妈妈,这太好了,要不他们太冷清,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要累出病的!我太忙,管不着他们,你可要替我管好他们,不准他们太累,不准他们太晚睡觉……”
“好了!”伯伯微笑着打住维世姐姐的话,“走,今天我带你们两个上天安门!”
原来,为了纪念抗战12周年及新政协筹备会召开,这天晚上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几万人的隆重的纪念大会。 
  那晚广场人山人海,十分热闹,而且还放了焰火。可是,12岁的我,一点不懂大人讲话的内容,不理解整个活动庄严神圣的意义,完全沉浸在突然有了一个漂亮姐姐的兴奋状态中,像个小黏黏虫一样寸步不离维世姐姐,她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她叫伯伯,我叫伯伯,她叫阿姨,我叫阿姨,叫归叫,全然不对号。一个晚上,我只是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热闹极了,快活极了,连天安门左右是什么建筑也没弄清楚,时间已经飞逝。
谁曾想到,这是伯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带我上天安门城楼。等我第二次再上天安门时,已经到了80年代,整整过了三十多年,是我花30元买了一张票上的天安门。伯伯和维世姐姐相继离开我二三十年了,我站在天安门城楼上,面对人民英雄纪念碑,在汉白玉的栏杆旁久久凝立,耳旁不断响起伯伯与众位领袖打招呼的熟悉乡音和维世姐姐清亮爽朗的笑声……离开天安门后,我突然发现自己仍然没有看清整个天安门广场的所有建筑——因为回忆的泪花一直蒙住了我的眼睛。
1949年8月28日,伯伯带着我到北京车站去接伯母。其实那次伯母是受毛泽东之命,代表我伯伯专程去上海迎请宋庆龄先生来北京共商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计。因为北京是孙中山先生当年去世的地方,宋庆龄先生有太多痛苦的回忆,她原本不愿意来,是伯母邓颖超带着毛主席和我伯伯周恩来的亲笔信,又代表毛泽东主席和我的伯伯周恩来做了大量工作,她才肯来北京的。
  那天,火车站里锣鼓喧天,伯伯同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走上前去与宋庆龄先生握手交谈。成叔叔把我领到伯母面前,还没介绍,伯母两眼一亮,脸上绽开了笑容,亲切地握住我的手,笑吟吟地说:“这是秉德吧!”
“大娘好!”我也是习惯成自然,脱口而出的还是天津的习惯称呼。
“就叫我七妈吧!好吗?”伯母把我揽在身边,轻声在我耳边说。
那时我才12岁,压根不懂伯伯在家里的大排行是老七,车站上又人声鼎沸,我以为伯母希望我叫她“亲妈”,心里猜想,总听爸爸妈妈说伯伯没孩子,咱家里孩子多,莫不是大人商量好,将我过继给伯伯了?可是爸爸没对我说过呀?但是,转念一想,爸爸说过伯母是他最亲最好的姐姐,叫我一定听话,她愿意我这样叫,我就这样叫吧!于是我随和地点点头。后来,我的弟弟妹妹也都跟着我这样叫。
“七妈”和“亲妈”的发音十分相近,无论是上北京师大女附中时,还是我读完师范学校在北京工作后,我一直喊“亲妈”,自己从来没觉得什么,伯母也没有听出什么不妥。只是后来与伯母通信,把“亲妈”这个称呼落在纸上时,伯母亲切地对我说:“你这样称呼我当然好,可是你的妈妈会怎么想呢?我让你喊我七妈,是因为你伯伯在家族中的大排行是行七。”我这才弄清,当年她是叫我称她七妈,而非“亲妈”。
伯伯总是忙,他动作敏捷,处事果断。每天多数时间是在他匆忙走出、走进或在饭桌上见到他。教我见到什么人如何称呼,这都是七妈的事。她告诉我:朱德是解放军的总司令,因他年岁大,多年来孩子们都叫他爹爹,他的夫人是康克清,也是妈妈辈的,你就叫康妈妈吧:刘少奇副主席和他的夫人王光美同志,你叫少奇伯伯、光美阿姨比较合适。以此类推,我对陈毅元帅和夫人张茜,也就称陈毅伯伯、张茜阿姨。
我印象很深的是:50年代,少奇伯伯就是雪白的头发,衬托得脸庞油亮红润,他身材高挑匀称,喜欢站着讲话。有一回,在西楼新礼堂看电影之前,他把上小学的妹妹秉宜揽过去,让妹妹背靠在他的恫中,而他两只手抚摸着她的胖脸蛋,一边讲话,身体一边左右轻轻招着晃着,那一刻,妹妹的小脸笑成盛开的牡丹花……
相关链接:行为金融学模型 审计软件 期货分类 保险经纪人 公司委托书 会计科目的设置原则 商业地产 组织机构代码证年检 现场监督公证词 商务分析 航天 货币型基金 经营管理学 知识产权申请 访问控制策略 物流信息管理论文 企业融资 山西清退借调人员 商业活动 英文 安卓备份恢复